欢迎访问金坦生物制药官方网站 客服热线:0311-85961598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新闻动态
河北大工匠 齐名:一毛钱电阻挽回千万元损失
作者: 河工新闻网 发布时间: 2016-06-12 浏览次数: 3527

        齐名所在的金坦公司位于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,建于上世纪90年代,硬件水平高,且“洋味儿”十足:企业性质,中英合资;设备有德国的、美国的,意大利的,连厂房车间,都是从瑞典打包运来的。

  设备维修,短时间很难摆脱国外的技术控制。接触中,中外技术人员过招儿在所难免。

  “那些洋工程师不仅鼻子高、维修工费高,态度也很高傲……”1999年,齐名从华药华胜公司调入金坦公司后,就有工友这样提醒他。

  外国厂家维修报价,动辄几十万、几百万元,维修工费从洋工程师出家门那一刻起计,以小时计算,直到结束。“这太不合理了!”齐名有点不服气:“洋人也没长俩脑袋,咱中国工人不能让他们看扁了。”

  但不久,齐名还是发现了差距:希亚特、组态王、cp525软件……这些对于只有技校文化的齐名来说,简直是“外星来客”,更不用说厚厚的英文说明书了。每逢机器出现故障,他和动力保障组的工友们只能跟着洋工程师打下手儿。

  这让齐名产生了紧迫感,他暗自加速“充电”。

  要驯服洋机器,看懂说明书是前提。他买来了书和英语磁带,如饥似渴地学;报考了计算机应用夜大专科进行系统学习;自学仪表自动化控制……“当时他一个月挣1000多元,买学习资料就花去了一万多。”齐名的妻子李俊茹透露。

  从理论到实践的求索,是卧薪尝胆,亦为厚积薄发,给了齐名在洋人面前说“不”的底气。

  2002年冬,生产线上一台德国产冻干机“罢工”,停产。静静的车间内,只听到冻干机一遍遍地读盘、被卡,再读、再卡……请来的德国工程师预测是通讯卡出了故障,计划更换。齐名反对:“通讯卡没必要换,问题应该在上位机软件上……”德国工程师翘起下巴,仰视天花板,没吭声,齐名的声音再次倔强地发出:“我们先把新通讯卡撤下来,按我说的办法试一试……”德国工程师耸耸肩,摇摇头,态度像那台机器般冰冷。

  “我当时心里是憋着股劲儿的……”齐名说,趁德国工程师离开车间去厕所时,他迅疾把通讯卡换下来,找到新的驱口,再次读盘,控制器开始运行了!这一幕被回到车间的德国工程师看到,阴沉着脸转身离开了。

  2000年5月,从意大利进口的生产注射用纯净水的设备坏了。公司计划将设备运抵意大利厂家维修。“一个来回,至少需3周时间。生产线停3周,多大损失啊!”齐名决定试着修一修,公司领导默许了他的冒险。

  齐名和同事李宏进经过两天两夜的拆装、测试、排查,最终确定故障是一个电阻烧了。他们到五金店花了一毛钱买了个电阻,换上,设备重新运转起来,为此,挽回企业维修花费及减少停产损失1000余万元。

  张延军说,自此齐名声名远扬,就连常来维修设备的洋专家们也纳闷:这类设备越旧越容易出故障,怎么他们越来越不用修了?当获悉齐名掌握了维修、改进设备“全活儿”,关键部件实现了“国产化替代”时,洋专家不禁慨叹:“中国工匠真了不起!”